安徽省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安徽青年報官方網站 安徽省青年新聞工作者協會官方網站
當前位置:安青網>時政要聞 >正文

【民族團結黨旗紅】高原基層民警高尖措不同的名字

2020-09-28 19:36:14   來源:中國網    
【摘要】

中國網青海9月28日訊(記者胡俊 李穎)從青海省海北州祁連縣城沿省道S204線向西驅車3個半小時,就到達了青海省最北端的一個鄉——央隆。近日,民...

中國網青海9月28日訊(記者胡俊 李穎)

從青海省海北州祁連縣城沿省道S204線向西驅車3個半小時,就到達了青海省最北端的一個鄉——央隆。近日,“民族團結黨旗紅”網絡主題活動媒體一行來到這里,拜訪一對扎根祁連山脈深處36年的基層民警高尖措、馬秀蘭夫婦。

現年56歲的高尖措是一位非常出名的民警,立過二等功,獲得過“全省優秀共產黨員”“全國特級優秀人民警察”等榮譽稱號……準確的來說,他是一名基層民警、基層黨員,整天和高原山區的農牧民打交道,為當地老百姓服務。當地人喊他“老高”“高阿吾”“阿大”“阿爸嘎”,老高告訴我們,這是當地少數民族同胞對他最尊敬的稱謂,這讓他頗為自豪。

\

高原基層民警高尖措在央隆鄉,他已扎根服務基層36年。中國網記者 胡俊 攝

從愛情說起

對于剛參加工作的高尖措來說,央隆鄉是他36年人民警察生涯中的一個重要起點,在青海省最北端的鄉、祁連山脈腹地,他一待就是13年。在這里,他收獲成長、收獲愛情、更收獲了當地群眾的信任。

“我1984年7月參加工作,那時央隆鄉還是海北藏族自治州托勒牧場,有四五百戶兩千多人口。”高尖措告訴記者,當時他在牧場的保衛科工作,平時幫助牧民解決草場紛爭、家庭矛盾等問題。因此,他和當地的牧民群眾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

央隆鄉位于祁連縣西部208公里處,這是一個有藏、回、漢、蒙古、土、撒拉等民族組成的純牧業鄉。一年前,央隆甚至還沒解決用電的問題,因地處偏遠,大電網尚未覆蓋。直到去年12月,央隆才通上大電網。

放在36年前,可以想象這里的條件多么艱苦。但高尖措沒有退縮,依舊守護在這里。當地牧民的女兒馬秀蘭因此走進他的生活,成為他的妻子,成為他在雪域高原上為人民服務最緊密的戰友、最得力的幫手。

\

高尖措、馬秀蘭夫妻在央隆鄉派出所,這里是他們相識的地方。中國網記者 胡俊 攝

“他過來參加工作之后,我們兩個認識的,當時覺得這小伙子不錯,長得帥,又很老實,大家都很喜歡他。”如今成長為基層輔警的馬秀蘭回憶起和老高的相識,一臉幸福,但一聊起這些年的基層工作,馬上又嚴肅起來。

“以前騎馬或騎個摩托車,無論刮風下雨都要去牧民家里,冬天夏天都要去。”馬秀蘭很擔心丈夫,因為在人煙稀少的高海拔地區,自然條件的惡劣程度對任何生命來說都是一種考驗。但一天一天,一年一年,他們就這樣堅持過來。

高尖措先后在祁連縣托勒派出所、扎麻什派出所、野牛溝派出所、阿柔派出所工作,足跡遍布整個牧區,每家每戶。成家后的高尖措也沒閑著,繼續往牧民家里跑。后來他們夫妻有了孩子,與當地群眾的感情也與日俱增。

剛結束13年的基層工作。2007年3月高尖措主動請纓,毅然留下家里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,來到與甘肅接壤、距離縣城200公里以外的峨堡鎮芒扎村,和愛人馬秀蘭建立起全州第一家“夫妻警務室”。

最苦的芒扎

喝水要到5公里以外的河里自己挑,打電話要跑到山里有信號的地方去打,用電要靠發電機和太陽能……基本生活都很難保障的芒扎警務室成了高尖措夫妻12年的家。

\

輔警馬秀蘭冬天去往離芒扎警務室5公里外的河邊鑿冰取水。(資料圖)

從2007到2019年,正是這個“家”讓高尖措夫妻用最好的時光詮釋了人民警察為人民、共產黨員為人民服務的初心和使命。這里是他們遠離親人家庭的大山深處,但也是當地牧民群眾賴以生存的故鄉家園。

“既然選擇來了,就要踏踏實實為當地老百姓辦事,拋開兒女情長。”高尖措夫妻當起了辦事員,走村串戶,掌握了解基本情況,建立健全調解小組、治安聯防隊和鄰里守望機制,同時宣傳法律法規,為當地老百姓排憂解難。

芒扎的交通不便,牧民群眾辦戶口、身份證都要騎馬或騎摩托車跑一百公里到派出所去辦理,為了方便群眾辦事,高尖措夫妻主動代辦,將辦好的身份證、戶口本等親自送到群眾手中。牧民群眾親切地將警務室稱為“家門口的派出所”。

\

高尖措雪天深入大山里,向牧民群眾宣傳相關政策。(資料圖)

自從警務室設立以來,高尖措夫妻不管山高路遠,堅持走遍芒扎村的每一戶,為牧民群眾排憂解難。“像我們這些干基層工作的,你要干出那些轟轟烈烈的事是不可能的,但你要一點一點的干,干到最后人民群眾信任你,組織上認可你,那就夠了。”高尖措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說的話。

長期的堅守和付出,換回來的是當地群眾的支持和信任。12年來,當地的治安情況明顯好轉。高尖措告訴記者,以前芒扎發生一點事情要跑一百多里到峨堡派出所去報案,現在芒扎警務室就能解決。鄰里糾紛、偷盜案件、打架斗毆的事情比以前少了。

12年來,高尖措夫妻平均每天步行巡邏三十多公里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他們的身影。牧民群眾樂意找警務室處理,只要高尖措夫妻去調解處理,群眾就非常高興。馬秀蘭說:“他們需要我們,我們就去。”

\

高尖措、馬秀蘭夫妻在央隆鄉偶遇一位熟悉的牧民老鄉。中國網記者 胡俊 攝

每年春節初一到初四警務室走訪牧戶,初五一整天牧民到警務室和民警共同歡度春節,成為常態。2019年5月24日,臨近退休的高尖措,婉言拒絕了縣里安排的舒適工作,帶著妻子又回到了央隆鄉,成為央隆派出所的指導員。

最虧欠的人

“我父母親去世了,我沒見著面,那時候沒電話,什么都不知道,知道的時候已經下葬了三四天了。”高尖措談起自己的家庭生活,哽咽著訴說自己的虧欠。“那時候女兒剛上小學,我父母親去世后,找了個侄女看著她。”

女兒的小學、中學,甚至大學,高尖措從來都是缺席的。一頭牽著群眾,一頭牽著家庭,這讓高尖措感到為難。“后來她長大后有一次含著眼淚跟我說,小學六年級生病了去醫務室打針,人家都是有父母陪著,她一個人啊她就心寒的很。”老高鼻子一酸,搖頭不說了。

但女兒從小到大跟老高沒有鬧過矛盾。“年前女兒還跟她父親說,你們兩個把我拋棄了,沒管,是為了工作,現在也理解了。”馬秀蘭說,女兒上學考試什么的她都沒顧得上,學校開家長會,他們更是一次也沒去過。

女兒長大了,讓人沒想到的是,她選擇讀了警校。這讓高尖措夫妻頗為自豪。一張在雪地里的照片讓人欣慰,父女兩人身穿警服站在一起,背后是大山深處,微光灑在他們臉上,滿臉笑容。

\

2017年春節,高尖措和女兒身穿警服在芒扎村的合影。(資料圖)

“老高回來了!”央隆鄉的牧民群眾盼來了高尖措;氐窖肼∫荒甓,高尖措夫妻沒有閑著。“早上8點出門,下午5點多回來,他昨天跑了八戶牧民家里。”馬秀蘭對此早已習以為常。

還有幾年,老高就要退休。他想著女兒畢業,安穩下來,36年的基層工作即將告一段落,他能好好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。但胸前的黨徽又時刻提醒他,要繼續為老百姓做好服務。

幾十年的風風雨雨,妻子馬秀蘭早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。“我們在基層已經習慣了跟牧民打交道,在縣城已經不習慣了。”談及退休以后的生活,他們還沒有想過,“我們想多陪陪女兒。”

記者好奇地問,為什么牧民們一定要找你解決問題?有什么經驗可以分享?老高想了想說,我也不知道,但跟牧民們打交道一定要有耐心,你信任人家,人家也會信任你。

“我是一名基層民警,也是一名黨員,把老百姓的事情辦好,就是我最大的責任。”臨走,老高一一握著我們的手向我們告別,遠處雪山皚皚,另一頭央隆鄉的鄉親們還在等著他。‍

    責任編輯:祁夢寶
    免責聲明: 網站內所有新聞頁面未標有來源:“安青網-安徽青年報”或“安青網”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與安青網聯系。轉載稿件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網觀點,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
    圖片
    • 中學生畫國徽畫;諔c國慶
    • 合肥藏族班學生載歌載...
    • 安徽省大學生同上一堂...
    • 安徽省青年志愿服務項...
    疫情沖擊下省屬企業是怎么...

    今年1月至4月,省屬企業實現營業總收入2244億元、利潤總額130.7億元,同比降幅分別較一季度收窄6.5和15.1個百分點,總體穩住了發展基本盤——生產經營快速回升總體穩住發展基本盤一季度,省屬企業生產經營既受到...

    吳國華:揣著全省最高分奔...

    吳國華,太和中學2020屆畢業生,在2020年高考中以714分獲省理科第一名,現為清華大學學生。   “學霸”說   高中的學習是單調但又多姿多彩,是平淡但又不...

    源碼網